懿牲&YiMi

本来还有一张三笠的……

第一次光着脚丫在这样的的地方里跑,水很冷也很清,真的很美,可是我拍不出来。

【利笠】《刻画完》⑨


这些桶里泡的肢体都是与那个女人一样,为了吸毒选择成为实验品的死亡者。三笠带好手套,捞起一只手放到实验盘上,不小心碰到背后的门……
三笠转身看去,全部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变异死胎。“就是那样,那些实验品母亲不负责任的生下他们,照理来说,他们都是被杀死的。”韩吉靠在柜子旁边继续说:“因为实验人不断出现变异,政府选择处理掉这些二代废品,又继续从植物人乃至活人里抓取实验品,不断实验…………把那盘子里的肢体给我。”韩吉转身离去,她刚才的语气像是无能为力,没有希望,对政府的无能失望至极一样。韩吉自己也清楚小室和子是实验人,时不时向自己拿药,甚至是睡小室和子上铺的尤弥尔都经常看见她半夜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我会尽力的,埃尔文……”
“……嗯”

三笠一个人呆在泡尸房里,她张不开嘴,挪不动脚,心如刀绞一般,刚才韩吉那句“植物人乃至活人”,让她惊恐万分,未来的日子里,父母很有可能会沦落成实验品,艾伦那种智商堪忧一股脑的人,也可能沦为实验品。谁都有可能,包括自己。
要是那样的话,大家都离开了,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好痛苦,所以一定要杀了那些人呵。三笠这样想着,缓缓的离开泡尸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三天后
“艾伦!阿尔敏!”
“三…三笠?最近都没见着你!!和阿尔敏去敲门也没有人开。”
“我,我只是出去玩了…”三笠低下头,不敢直视艾伦和阿尔敏,她珍惜眼前还活着的二人。
“哦…那你去哪里了?”艾伦是真信了,三笠也相信艾伦是真信了。
“墨西哥城。”
“听说那边的奇瓦瓦州华瑞兹很乱,你没有去吧!!”
“啊…嗯,我没有去,艾伦下次想去哪里呢…”
“…………”(嬉笑中)
“哈哈哈哈……”
阿尔敏跟在艾伦和三笠的后面,感觉很不对劲,他觉得三笠就算是独来独往,也完全不可能一个人去墨西哥,可能三笠有很多事情在瞒着自己和艾伦,比如交男朋友了去度蜜月却不好意思说,又或者参与了一些奇怪的组织…阿尔敏无奈笑了一下:“还像没长大一样。”

像是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利威尔已经三天没有接到任务,往常埃尔文都是每天给自己接任务,现在每日下午依旧和拿纳巴两人在训练场带着一帮毛头孩子。“……嘁。”他发觉有些不对劲,猿老头也没有打电话,只有个别不值钱的傻子军火商,因为想擅自走货才来联系他。

训练场干净的木地板反光得厉害,紧闭的右侧窗被三笠推开,没有一丝飞尘。(利威尔监督打扫的训练馆)
“在想什么?”三笠包甩在地上,单手扭开矿泉水瓶,坐在利威尔旁边。“闲的慌,没什么事,手好点了吗?”“嗯,韩吉给的药效果还不错。”
那天回来后,利威尔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韩吉,倒是三笠像个没事人似的,在学院的公寓楼下逗野猫。埃尔文说利威尔着急的样子像个孩子,三笠也淡定得像个孩子。实际上,三笠有些发烧,韩吉怕子弹上有病毒还特意把三笠留在学校整整两天,即便如此,情况依旧不变,低烧还是伴随着三笠,利威尔着实不知情,要是韩吉告诉他情况,怕是要被诅咒便秘了。

“后天,速度提高训练,所有人不许请假!!”利威尔上课前的口头禅就是:某一天+课程+不许请假
“阿克曼总教又是这样,好凶。”“可是他是很温柔的人呢,你知道么,我上次腿伤没有来,他拿给我药了,别告诉别人!”
其他的女学生在旁边嘻嘻哈哈的,三笠听到了没有做声,心里感觉好生烦躁,加快了热身速度,手臂上的疼痛像感觉不到一样,好冷,估计自己又发烧了。
“喂!三笠,做那么快你真的没问题吗?听说你手臂受伤了。”让走到三笠旁边,想搭话,不料三笠完全没听进去,只得挠头走人为好。
-谁知道他泡过那么多个女人,那天亲上去的嘴唇不知道亲过多少人了,反正有艾伦就够了。
利威尔在指导赫里斯塔格斗过程中,也偶尔瞟向三笠。“重心那么前你是想被对手打趴么?普通人往前扯一下你就倒了。”
“是,对不起…”
利威尔抓起水瓶走掉了,“你自己先练着。”他看着三笠先是不断犯错误,然后越来越没有劲,又的坐在地上玩了会儿空屏。他也很生气,但没有去阻止,用空屏发了一条信息:-认真训练,练完带你去个地方。
一一不去,没空。
-你在生气
一一没有
“三笠●阿克曼!!你现在给我出去!”利威尔在场馆大吼一声,没有一个学生敢进行言语交谈,纷纷看向三笠。拿纳巴和阿尔敏对视了一眼,看见三笠放下空屏,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现在,出去!!听到没有!!”
三笠还是没有回应,但是看得清她是醒着的。似乎,在发抖。
一一一一一一一
没有套路的我

利笠(虐向,单方面死亡
图一:成品,图二:线稿
手绘与指绘结合

三笠上午生气了,利威尔下午就,emmmmm



我,我突然想去画点团兵了

【利笠】《刻画完》⑧

这一章打斗动作不想写那么多,于是…很短,瞎写,谢谢你的阅读
一一一一一

9月份的加拿大透着微微的凉意,利威尔的外套容不下三笠,她只能披上拿纳巴的外套,可又大了一点。

枫糖店的女人看起来很亲和,红色的披肩把她包裹得更显温柔,三笠想到红围巾和那块披肩颜色一样,不由得有些想回去和艾伦他们一起小聚。
“这位姑娘长得真标致呢。”女人笑着推推眼镜,向利威尔看去,语气突然下沉:“象牙还有AK拿来了吗?”又对三笠笑道:“回去替我向韩吉问个好哦。”
女人突然颤抖了一下,像是有点发冷,她甩甩头,急忙的从一个小盒子里翻出一片类似邮票的纸片(“邮票贴”),慌忙的放进嘴里。
三笠嘀咕:“吸毒吗?”,她看着旁边像个没事人一样安稳坐着的利威尔很是来气 : “带,来,了!”声音很大,故意说给利威尔听,想让利威尔自己拿过来。
利威尔依旧稳如泰山的坐在椅子上。

“嘁!”三笠绕到利威尔正面使劲拽他手里的盒子一一这个人是脑子有毛病吗?松手啊,像个小孩子一样生闷气,明明发生那种事应该生气的是我。
利威尔紧握住三笠手腕,狠瞪着她,一脸“老子就不给”的意思。“听,我,的。”利威尔用气息一字一顿的挤完这句话,故意把手顺上三笠的腰。三笠松手了,因为拿纳巴没有上前阻止,只能说明这个女人不止是要货物那么简单。
“请您稍等,我和夫人在外面商量商量价格,不要为难那位司机。”利威尔扶着三笠的腰到室外假作商量。
“我不想做你夫人…还有,那个女人是不是吸毒了?”三笠声音很小,只有利威尔才听得到。
“是的,现在你不想做也得做,拿纳巴现在在里面和她拖时间,我目前只能告诉你,她不属于人类,她是被植入过芯片的躯体,大脑思想不完…”
“被你看出来了嘛,你似乎个头虽小,但是脑子挺好使的,挖出来看看就知道了!”女人左脚快速抬起往利威尔扫去,披风飞起来又落在地上。
女人的脖子露出来,是被移植过的,发光的蓝绿色的衔接处格外显眼。“空屏!”利威尔把自己的空屏丢给三笠示意她发射干扰信号。“杂种还真是难缠啊。嘁…脏死了。”利威尔连续开了4枪,打中的肉体脂肪层被炸开,子弹壳连着粘稠的血浆迸出,利威尔刚想擦干净手,女人又从后面飞来一脚,被三笠挡住了。
“我要打的不是你,让开!”女人被迅速进攻的三笠打到墙角。“那女人和女人打会更有意思吧!”三笠把受伤的手遮住,一直用双脚和左手进攻,“噗!”女人被三笠踢到肚子,靠在栅栏上,“利威尔!!”
“pong*6!!”利威尔浪费了6颗子弹,女人的面部已经血肉模糊,他擦擦手:“没用的劣质品。”
三笠扶额,感觉事情变得麻烦起来,有些无奈:“这下好了,待会要和这边的警方解释了。话说她为什么要攻击你?”
“她的芯片被植入了其它程序,反对实验者必须被杀死。可鲁特已经发过情报给我了。”
“你是不是瞒着我很多事情……”
利威尔顿了顿,继续说:“老实说,是的。我反对M实验,包括猿老头的组织也是反对实验者,他们才会不杀我。你当初执意要做这份工作,是因为父母吧。”利威尔把头扭向一边,继续说:“埃尔文都已经调查过了,你父母的医药费主要是由耶格尔一家承担的,而费用十分昂贵。现在这份工作工资很高,你只是冲着…”

“……嗯”
“所以请你做好觉悟。”
“是!”
一一一一一一一
学校实验室內。
“喂喂,你们两个能不能笑一笑,板着脸一点也不开心啊啊~”韩吉在实验室里玩弄新的实验品(枫糖店女人的颈肉),旁边的利威尔和三笠全程看着韩吉一个人发疯。“埃尔文,要是全人类都使用芯片会如何?”
“会死…你是知道的吧。利威尔。”
“啊……都不过如此。”

反光的眼镜被韩吉推上鼻梁顶端,韩吉手里的纸张写着小白鼠的实验结果。“要是可以的话,我想汇报给上级,希望他们停止使用芯片,嘛~显然是不可能的嘛。”韩吉犹豫了会,她不知道是否应该说出其它性能的检测报告,但是被利威尔瞪着的滋味可不好受呵。“实验结果是人会不受控制。”
“废话。”
“啧,听我说完嘛~因为芯片会和大脑共同生长,所以控制大脑也不足为奇,只是血液也会改变倒是很奇怪呢。要不要抓一个人来问问~顺便做点变态的事情啊哈哈哈哈!!开玩笑啦~”一如既往的顽皮老样子,心里却担心得要死。
“是的,不用汇报,他们不会停手的。”埃尔文更是想知道这一切。

白布第一次是盖在死者的身上,多次掀开就是实验品了。三笠走到其它房间内,打开浸泡尸体的桶,被福尔马林熏得睁不开眼睛,“咳…该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谢谢阅读,去玩前先更新这章短的(º﹃º )

共三张,画室摸鱼突然冒出来个人眼睛,
利威尔:WTF!!巨人!!
三笠摇头:不知道呢

注意!是利笠的!利笠的!利笠的!
利笠结婚证照,共三张
图一:微笑违和版
图二:害羞版
图三:原版

女装日常,嗯,就是,这样
纱雾的T恤
(其实是女的,只是很大个而已)

【利笠】《刻画完》⑦

这章伪色情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谢谢阅读,文尾有说明。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你忍住,我清理下伤口。”利威尔把碎石和灰尘清理完,把手指横放进伤口测量深度。(就是放进去还动一下)
“嗯……啊”
“呃啊…啊,啊嗯。”三笠忍不住粗喘气,疼痛在鞭打她的大脑,“嗯啊,嗯…啊啊”。
“忍一下,我轻一点,等一会才能注射麻醉药。”
三笠张着嘴大口的吸气,她觉得这比训练时踢到骨头还疼,汗珠流下来,打湿床单,嘴唇随着疼痛变化,左手死抓住床单一角,胸部因为身体的颤抖而微微抖动着。(内衣:黑色蕾丝)
利威尔从开始的“看三笠表情决定下手速度”变成“不看埋头做”,直到他注射完麻醉药,缝合完后才看看三笠。这个样子的三笠和自己平时想的大不相同,失去了平日的锐气和冷静。痛苦的表情有些许诱人。
三笠慢慢的疲惫下来,有些模糊的影像在穿插大脑。
-丛林间被挂在树枝上的某人在说着什么:“好疼,士兵长。”
-木屋中的女人也在和自己一样痛苦的呻吟。

“没有手术室那样的环境,实在不干净啊。”拿纳巴在利威尔包扎完后进倒房间里。利威尔洗净双手,看着把被子裹得严实的三笠,垂下眼帘叹气:“只能这样,日后会不会残废也说不准。”利威尔又严肃道,“回去让韩吉再看一下。”一一还是放不下心么,她可能也只是生命过路人而已,像凯尼那样多管闲事了一点才接触到自己罢了。
利威尔翻包找折叠杯,顺带翻出了家门钥匙,钥匙扣却有两个。那是他刚做总教时买的,一对黑白的翅膀,埃尔文还调侃他,说利威尔单身还买一对。
“那个是钥匙扣吗?”三笠睁着眼,把目光转移到利威尔的钥匙扣。
“啊啊…”(表示肯定)
“挺好看的,那个我…”三笠突然意识到自己没穿外衣,整个人有些害羞,再探测周围的环境,拿纳巴和利威尔都在旁边。有点不好开口:“呃嗯,能……”
“嗯?”拿纳巴看到衣服挂在椅子上,大致是猜出了情况:“组长可否陪我一同去甲班吹个风?”
利威尔起身,爽然应约。

“先生,请你不要站在外面,呆会可能会有顶浪冲击。”海员看见二人站在室外有一阵子,便上前提醒。
“好的,我知道了。”利威尔打转回头,准备回舱内。“先生请您快一点。”海员的样子焦急,看起来海洋天气不大乐观。船身晃动幅度逐渐加大,三笠早就穿好衣服出来顺便看看,顺带吹风。
这里的人不多,三笠觉得安静点挺好的,也感觉到了船身晃动的幅度在加大,却没在意。此时利威尔已经到舱内,他打开门,整个人浑身一惊:“三笠!!”他再次转头跑向室外,顺带提醒拿纳巴:“你别跟出来!”
“三笠!!”利威尔已经感受到下层的海浪在猛烈的拍打着货轮的躯干,他更不安了。三笠的脚开始随着货轮的摇摆而晃动,有海水溅到身上来了,她听到利威尔的语气明显不对,赶紧向舱内走去,她看到利威尔了。
“快点!!”利威尔表情狰狞,冲向三笠,然而一大波海水已经冲到三笠身上了。
“抓住栏杆再慢慢抓住我的手!!”他看到三笠明显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在紧急事态之下逼自己温柔起来,“听话。”像在和小孩子说话。
三笠顺着栏杆慢慢的走过来,她看见利威尔把手伸得很长,也感受到整个人被海浪覆盖的难受。
“利威尔!!!”她喊着,因为她感受到自己被冲下去了。风浪根本就不会停息,三笠觉得手很麻,伤口像被再次撕开了一样的疼痛,水一口一口的呛进嘴里。
在舱内的拿纳巴出于担心,叫海员查看情况,刚好赶上了。
她睁眼,在海水的遮挡的模糊视线里,她看到自己抓着白色的袜子,被利威尔拉上来(认得出来是因为发型),后面还有些人……

货轮依旧摇晃,风浪的袭击没有停止。三笠浑身还湿透着就被利威尔拽进房间吼,拿纳巴也跟上去了。

“你是蠢吗,船已经开始摇晃你不懂吗!”利威尔很严肃的呵斥着三笠,“学了那么久知道什么叫纪律吗!万一…”。
他怕三笠死掉,用语言掩饰着自己的慌张:“咳,万一我滑下去了,你知道你会怎么样吗?被猿老头活活整死!节肢、烹饪、拍视频放到黑网上!你懂吗!”
“喂,组长,注意一下周围。”拿纳巴觉得利威尔已经说过头了。
“…我有数,你出去吧。”
拿纳巴再一次被赶出房间。
实际上,利威尔已经很压抑着自己的愤怒了,最令他生气的是三笠带着伤还出去吹风,而他不想让自己的狂暴展现在下属面前。
三笠低头,“对不…”
“下次注意点,要不是人手不够,你也不会上来凑数。”利威尔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呼出,关起门上的玻璃窗。“脱衣服,我看一下伤口。”
“是!”三笠利落的解开湿答答的衬衫,黑色的蕾丝内衣因为海水的浸泡变得若隐若现,头发还滴着水,像传说中的人鱼那样,光是上半身就能勾引男人了。伤口粘在衬衫上,三笠慢慢地撕扯伤口边缘的血块,想让其与衬衫分离,血也慢慢的溢出来了。利威尔直径走上去,让三笠拿棉花止血,自己在帮三笠分离血块,手上的血块慢慢减少,利威尔的指甲缝里全是深红色的血。
“没有裂开,情况还可以,回去让韩吉再看一下。”利威尔弯着腰,三笠抬头看着他,又移开目光,垂下眼帘,睫毛上立着水珠。在她眨眼的每一瞬间,他能感受到她的每一次呼吸。
“嗯……”他把嘴唇覆上去了,三笠睁大眼睛却没有反抗,但是他不想在这里侵犯她,何况他更不想传出什么绯闻。可是他在咬着三笠嘴唇,浅红的咬痕在嘴边慢慢露出来。“…嗯嗯”,三笠不想反抗,慢慢闭上眼睛,感受轻咬带来的疼痛,她明白“欲望”的浅层意思。两人又分开,扯出一丝无法留下的美好。
“就当做给你一点安慰。”利威尔的心情缓了下来,擦干净唇边的唾液,替三笠护理完手臂上的伤口,一句话也没有再说过关上门出去了。
三笠独自穿好衣服,靠在床尾,远眺窗外的海水茫茫。她不知待会要怎样去和利威尔谈话,也不知晓利威尔此时的心情,她只知道刚才接吻时,两个人的心情都是平缓的,表情是无奈而享受的。

海水波澜起伏,夜色渐临,船灯醒了。

拿纳巴给三笠送餐的时候,近看到三笠嘴边的红印,只能微笑装作没看见,他也明白利威尔与三笠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至少在学校的格斗场上就看出来了。

风撩起利威尔的发际线,衣领被咸腥味和眼泪占领。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无声无息地死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谢谢阅读
●1*子弹擦过肉的一瞬间是不疼的,十几秒后很疼,子弹的威力对于人而言是很大的,三笠的伤口相当于割掉一块肉,如果是击中骨头,可能要截肢,所以没这样写;
●2*利笠二人在文中是从墨西哥的奇瓦瓦州的华瑞兹,返回了墨西哥城。然后才登船去加拿大,再从加拿大返回美国。至于为什么不坐飞机……因为他们带着毒品上去呀,上飞机就很难了,但是这艘货轮是运输了一部分军火的,猿先生的“部下”自然是可以走后门的。而文中拿纳巴是属于埃尔文那方的。
●3*请给点建议,以及要是不看前面的画,你可能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