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牲&YiMi

我的色感总是被局限在纯色中,以至于我每次画画配色都是单一又无聊。虽然看起来很安静,但是配色很是奇怪,刚打完一副2米的底_(:з」∠)_,哎西,不知道画完它要多长时间呢,又必须在12月前画完送好基友,果然应该提前开工的吧。

用手机拍了一组秋天的照片,真是忙死人的季节,还有两幅挂画没有画,摸摸自己的狗头

摸魚,本來是想畫精靈什麽的,結果
惡魔媽媽賣面膜……
有點出乎意料的奇怪了(・_・"

有一种心境叫做:当你的列表全是太太
(我想用意大利炮轰死自己)

我还是没有将想象化为作品的能力
但是我还在努力

【利笠】《刻画完》⑰

十七
(不喜勿入,再次声明,圈地自萌而已,不接受反利笠的反驳)
“所以说……”他的眼神温柔起来,“或许是轮回,虽然我不迷信,但是偶尔信一下还不赖。”
褪去躯壳,只剩白骨一堆,正是因为躯壳的美好,才有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灵长类高智商生物(我)。“已经很晚了,有事情就等明日再谈吧。”三笠拉起被子,下意识地盖住半张脸,装作要睡的样子好让自己的猜测平息下来。他蹭过来了,右手搭在她的腹部上,左手窜到三笠的后颈,让她枕着,“就这样睡吧。”语气太过温柔,呼出的气息是会扰乱心神的,像在告诉她“再等等”,怎么可能睡得着。三笠撇一眼利威尔,好像,睡着了,呼吸很平稳。
“你心跳好快。”利威尔突然说话,吓了三笠一大跳,他睁开眼,这个人在看着自己的眼睛,眼皮微闭,她睫毛很长,眼睛也很好看,利威尔这样想着。“……e”声音是极小的,尴尬的气氛里藏着暧昧的味道。他们不会再去问对方了,要做什么、会发生什么,心知肚明。

根本不用撬开口齿,本能让他们主动去偷尝禁果,不能说是偷尝,是光明正大的尝。“嗯唔…哈,啊哈。”
这种味道,相当的好闻啊。更多,了解得更多一点。“过来一点。”利威尔觉得三笠距离他还是很远,顺势扯过来了。“凯尼会……”“我知道了。”他掀起被子“去洗澡就不会有什么不妥了。”
其实,这更加错误,独立空间的自生音响可不是盖的。
花洒被打开,二人在浴缸里纠缠,手被磕得生疼。“别碰那里,好痒。”三笠不自觉地扭动着腰,此时他用指腹在自己的腹部上打转。“很难受么?”可能利威尔从来不觉得自己声音有多好听,他不知道,那是何等诱人。“不难…受。”她仰着头,眼睛有些翻白,“那我出来了。”
!?“快去了和我说这种”三笠心里想着,她真的很难受,“说出来,你难受吗?”“利威尔……嘁,我不想玩SM。”“但是我今天有点想。”印象中那种冷傲娇和特殊的温柔在三笠眼里一下子全没了。“hentai”她嘀咕着,那里又止不住的紧缩,希望得到一丝安慰。“说吗?”他不为所动,虽然欲望已经显而易见了,不过是隔着浴巾。“难…难受!”
利威尔其实想让三笠再说一遍,但是又于心不忍。算了,自己也停止恶作剧吧。
游戏,开始。
“嗯,啊……啊哈。”她的唇不染也似成熟的石榴色。
凯尼被利威尔弹的石子打破窗后,无心睡眠,只得自己到四楼的大书房去看看书。“啧,钥匙呢。”他不能理解利威尔把钥匙放在床头,更不能理解把大书房擦得一尘不染,为了避免搞脏还上了锁的癖好。“肯定没睡,拿钥匙去。”他摸摸下巴的胡茬子,掉头上楼。
“啊…啊……哈嗯,利……”这是凯尼站在门口听到的。脸有点黑,他愣了愣,抬起的手又放下,心里打着转,不知该不该敲门,毕竟这是利威尔砸玻璃的问题。算了,进去太尴尬了。他大致是猜到了,不做声罢,他关上书房门再蹑手蹑脚地下楼,这种头发乱糟糟的样子加上高大的身躯略显笨拙。太在沙发上横躺下来,交插着手,像个过来人似的叹口气,又闭眼沉思,咧嘴笑出声来,“嘿嘁,两个臭小鬼……嗯,不也挺好嘛。”

这家店的门前,挂的永远是“营业中”。
猿先生从来不会亲自找去埃尔文,他不想遇见艾伦●耶格尔。就算那小子认不出现在的自己,他也不想再看见那張臉。“要咖啡,不是紅茶。”說完他拿起報紙,遮住扭成一團的臉。“可是那邊的女士說您要的是紅茶。”服務員看著眼睛眯成一條線的皮克,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她走過來。
“又要我去麽?你不見耶格爾一家已經很久了。”她鉗起一塊方糖,眼睛又眯起來“不要喝咖啡哦,猿先生。”
“太久不見就不見吧,見了更是尷尬。”他有些生气,皮克没有再说下去。

“这些都是些什么东西啊?”韩吉左手拿着报告单,右手拿着实验数据,在埃尔文的车里发牢骚。“算了算了,今天歇歇…还是不歇了。三笠今天下午回来?”“啊,是的,他们今天下午回来,你全部准备完毕了吧。”埃尔文的眉头皱得紧,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是极用力的,心不在焉,他希望不要太晚。

我会说这是把自己画下来了吗?当然我不是短发_(:з」∠)_画到后面就不想画了,裤子那里乱七八糟的www
又是自习课摸的鱼233